危險的童話琴教室裡,殘留著死者的體溫,充滿了微溫的血腥味。蠶絲般完美的推理,敵不過縝密的罪惡之火。呼出一口口滿是挫折的煙,大膽描繪一環環逼近事實的想像;只是,要如何解釋牆上淡綠色的披肩、戒指、偽鈔、和死者手裡的玩偶?還有最最重要的兇器與動機?

「……或許五年過完、我出獄之後,還得再麻煩刑警先生也說不定……」
五年後,須賀俊二躺在鋼琴老師的家中。一具屍體。
麻煩來了。
六歲女孩的純真童話,成了所有刑警束手的根源。
兩年貞淑的溫暖愛情,化為冰冷無暇的絕對殺意。

去圖書館借書,主要是為了利用時間,通常只有車上或等候時才看。可是這本停不下來;而且看完沒掙扎幾下,就把個人看過最感動的日文推理小說,從「嫌疑犯x的獻身」換下來。沒辦法,對手太強了。雖然之前也不過了看一本土屋小說,大概知道裡面謎題會扣得又多又緊,而且一定有感人的故事。這本卻更兇:不但解謎串有精彩的「兇器消失」、「難以解釋的兇手投書」、「欠缺證據」,故事有篇末童話般巧合、現實到殘酷的動機書簡,更強的是序章起貫穿全書的童話「月女抄」,在各段起頭搭上一段,偶而還關聯情節,氣氛營造立馬提升幾百個戰鬥力啊!

(以下有劇情透漏)

稍微再讀了一下。兇手最高著的是你找得到人證,但不能傳;想得到物證,但得不到、也不確切。

準密室中唯一嫌犯似乎「露出破綻」而被羈押,再由於「真凶」可信度十足的來信、憑空移動的兇器,使嫌疑不成立,這感覺是機關算盡的。只是不免感到遺憾:如此縝密的兇手,有必要刻意印上一個陌生人指印嗎?(不幹的話不會那麼糟吧)真要幹,不找間遠一點的電影院嗎?(幸好妳抓到一個外地人)最根本的,既然可以作到這步田地,動機又一輩子不會敗露,有需要在自家把自己製造成唯一嫌犯嗎?明明是一路都佔上風的高手耶Q_Q

文字一貫地恰到好處。特別喜歡兇手準確估測警方的智慧(披肩、戒指,還有第一封投書的破綻),還有警方聲東擊西收集指紋的高招;尤其故技重施的最後一著成了致命一擊,這回馬槍雖然驚險但戲劇性十足。講到這段,各位刑警的調查報告風格、趣事還真不少,那個假稱要做媒來探口風的真好笑XD

紀錄到此好像也夠了。有一個浪漫的伊始,高潮迭起的中段,然後以爆炸性的黑暗童話作結,實在糾心。這本小說非常值得閱讀甚至珍藏,可惜竟沒有足夠的外在獎項肯定它,這也得看機緣吧。

最後節錄序章之尾:


伊原道人死了,「信州文藝」也在一年多後廢刊了。同人們各自四散,之後又過了數年。今天,幾乎已經沒有人記得伊原道人不幸的自殺事件,以及他未完成的「月女抄」了。他已經成了遙遠過去的故人。

然而,只有一個人,將伊原道人牢記在記憶當中。那並不是出於對伊原的同情,或是對作品的喜愛。與這些完全無關;這個人,「需要」伊原道人。

在某人邪惡思想中復甦的伊原道人,不再是過往的存在了;伊原的遺作「月女抄」對那個人而言,也不再是篇純粹幻想的童話故事。

那是「危險的童話」。


我就是從這裡開始燃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呆夢天空

批克獸/P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