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玩Zelda荒野之息,把噗浪上探險日記整理起來:方便日後回味,或者遊戲趣味討論。這種遊戲真是超想討論交換情報、又怕被破壞自己解謎的樂趣,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怕被捏他的朋友請自己斟酌,以下宅宅日記。

附上哥布林仿畫增加氣氛分隔線,愈看愈可愛

20170430_仿畫_荒野哥布林.jpg

<序盤>

★(正值換工作)看一堆任任新鮮人朋友都開始荒野旅程,好想辭職玩完再上工喔⋯⋯

★ 上班聽荒野之息越聽越  滿滿外包和應酬何時可以踏上故鄉的土壤image

★ 今晚12點想玩:開頭第一關,我的switch插上外接盒,主機螢幕還是亮的,而投影機完 全 沒 有 畫 面。和小小P困難地視訊求救到1點 發現是我把電源線接上USB孔… 
>網友:電源線到接頭竟然和USB孔相容!
對急著想玩又糊塗的笨蛋來說,只要孔夠大都覺得是插上去了(爆)

★ 新手路過哥布林巢穴,弓箭用完又被他叫弓手援軍,慘遭追殺 …好不容易逃掉,奄奄一息彈盡糧絕的絕望時刻,發現滿地閃爍⋯⋯原來是剛剛追殺後的…謝 丞 相 賜 箭!

★ 中毒第一天。現在我腦裡盛竹如聲響起:「如此讓人迷戀的絢 爛 世 界,糾竟是神賜給人類的瑰麗寶物;抑或這是惡魔的誘惑,一旦陷入,就再也逃不出的藍 色 蜘 蛛 網呢?」 

而今天凌晨只是2點開始,炸了點阿布,偷看小屋日記,班門弄斧初試料理,拿了時間暫停,知道野豬有多難抓,為了朝陽爬上山。直到曙光和「這邊的生活」重合。

我比較想稱它「這邊的生活」,因為叫現實太殘酷。當初玩曙光公主時,我想著:「啊,活著能玩到這遊戲,真是太好了」;現在玩荒野,我難過:「啊,再玩一陣,我不知道又要離開這世界多久」聰明的,告訴我,人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離開荒野呢?image

我能感覺這毒,是沁得愈發深入了。如果哪天我沒再出現,請別擔心,我在那片荒野過得很好image

★ 啊 今天路過中正紀念堂看到鴿子就想拿箭射他 image

★ 跑完最初的第四個祠堂了,原來喊水會結凍是這款感覺!image …好像也不怎麼樣嘛image

★ 初始區域的阿布大概都不在了,我開始可以體會炸彈魔和Peter Su的心情:「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麻煩?」
不過還是對打什麼都在暗處丟炸彈的我感到鄙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批克獸/PXL 的頭像
批克獸/PXL

呆夢天空

批克獸/PX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