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心等待能夠破解那個命案的人出現在我眼前...我那個殺人計畫太完美了,使得我的賭注落空。這真是我人生的諷刺。」連同中間插的兩封給讀者的挑戰書——雖然是處女作,作者的企圖卻是難以超越的高度。掩卷之餘,能夠體會為何既晴推崇本書是「推理迷心中的夢幻逸品」。

畫家梅澤平吉遭到重擊死於密室,屋外是令人費解的腳印,屋內發現遺留的手記:「我要用六個女兒身上屬於該星座最美的部份,造出理想中的藝術『阿索德』」...接著他早已出嫁的長女在家中遭到姦殺,種種證據都與手記中相關者不合。最後一起出遊的六個女兒也一去不回,在日本各地被發現時,彷彿是手記中煉金術的犧牲品...。
如果華麗、詭奇的謎面,是推理小說最誘人之處,那麼這幾乎可列入「不可思議現象」的壯闊難題,大概難有人能出其右吧。

其實不喜歡推理小說有太多的旁支末節。很多時候怪誕裝飾可以渲染氣氛,多方探查能夠廣佈迷霧,場景描繪強化寫實與旅趣,但一旦太多就可能讓讀者撐不下去(像我這種沒耐心的人)。老實說本書還算篇幅得當,卻在中途感到累贅。一直到了告白信,才想到原來這就是那個偉大點子的由來! 之前就知道金田一漫畫自本書取經,原以為只是撿那個大師不屑用的密室手法,結果卻是借用這個偉大點子卻不提及創始人,實在太過分了! 而且漫畫應該比原著普及許多,或許很多讀者從此以為漫畫是原創...實在不敢相信那部漫畫了,有沒有人整理出該漫畫有多少是參考的啊。

超強骨幹之外,個人也很喜歡關於御手洗潔的設計。對福爾摩斯的強力吐槽,看起來就是作者戲謔的心聲,令人發噱;突來瘋子一般的行徑,更為全書注入活力,邊笑邊同意記事者石岡:「我是前輩子造了什麼孽,有這種朋友!」

有了異想詭計為骨架,還需要縝密邏輯發為肌肉,再覆上精細佈局及文筆的皮膚。同時具有優良上述條件,而且構成穠纖合度、理想中的作品,是件容易的事嗎?或許這就是所以視為「夢幻逸品」的原因。非常推薦這本經典給喜歡推理小說的朋友。


suo(小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