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png

出身廣島市江波製海苔工家庭的浦野鈴,是個有點傻氣、擅長畫畫的女孩,在窮困、平凡卻又偶爾參雜著怪事地長大成人後、她與幼年時曾有一面之緣、居住在軍港吳市的海軍勤務兵北條周作結婚。在那裡過著受嚴格的小姑徑子督導,被可愛的姪女晴美纏著的,再普通不過的夫婦生活。但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戰爭的影響開始深入生活的每個層面,雖然個性樂天的阿鈴努力地去適應這種生活,但逐漸延燒到日本本土的戰火終究從她那兒奪走了重要的事物…

看過最溫暖的片。前面鋪陳很長,節奏快、有笑點但瑣瑣碎碎,暗自慶幸好險家中老母沒一起來看——肯定打鼾。這樣想真是太大意了,這些日常後來不但襯托戰爭,更成為俯拾即是的充沛子彈。

預告片無趣到連我都懷疑評價,但不是剪輯的錯,全片就是這個調調,堆砌成高潮的血肉。

有些片會有讓人印象深刻的亮點/爆點。我清楚記得這部片裡三個爆點。(以下有指涉劇情但不太影響觀影)

第一個是繪圖課寫生。討厭這片海這家園的男同學說了一個傷心故事,阿玲把他的寫生用具接過來,畫了一張暖如太陽的畫——別說收到畫的當事人,連觀者的心也揪住了。「妳的畫讓我無法討厭這片海⋯⋯」感謝製作團隊,我本來就覺得畫師是世界上最接近神的職業;看了這段,我覺得畫圖根本是真實的治癒魔法

第二個是吳市的第一次空襲。這轟炸太強,當下就覺得這可以在世界文化遺產上記一筆:描述戰爭最柔美的手法(我想不出什麼表現或畫風可以更柔美了)。這一炸也開啟了進入戰爭的緊湊節奏。

第三個是把阿玲捲入的黑暗。黑底的兒童畫表現再度用極端的柔美說著殘酷(第三次了⋯⋯),然後玲醒來,想著宛如隔世經歷過的故事,把前一小時在空中飛一會兒的子彈,一分鐘內齊數轟炸。而這失去只是一半的、生理的傷痛,另一半是面對姊姊和罪惡感的終生悔恨⋯⋯加上戰爭的折磨,那股厭世漫了過來,想逃又放不下珍惜事物的心情,感同身受。

其他不提了,畢竟這麼多笨的笑點、儉約的趣事、姊姊的故事、風化街的邂逅、戰爭的剪影,用說的哪有看片時清淡卻綿長的力道呢。

必須提一下周作:這幾近指腹為婚的老公讓阿玲和兒時玩伴敘舊的心胸,好人如我都覺得匪夷所思;他們的感情看得我都想結婚了。真要說這片哪裡太過,大概是片中所有人都是好人、活下去就會有好事發生。非常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作者,可以研究描繪戰爭題材宛如親身經歷,筆觸卻又彷彿被愛灌滿整個人生⋯⋯

在這物質氾濫卻沒有夢想的時代,這部片非常適合厭世的人補充養份:倘若轉了心境,一甲子前無從選擇的戰爭日常都可以活得像童話,為何今日卻放棄選擇,活得行屍走肉抱著絕望?(好啦是動畫當然可以童話嘛)看呵活著還是有很多好事呢,比如能看到這樣的片啊。

創作者介紹

呆夢天空

批克獸/P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