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雜感偷渡畫室塗鴉(5/14)。借用畫室課堂講義的場景,自行替換獸人。有些遊戲或動畫,看了角色就非敗不可(但不一定會欣賞完);比如新光神話,比如Solatorobo。

20160514_02.jpg

就算難度低、有參考有得抄,從以前慘不忍睹到現在能在課堂完成這樣,還是有點感動哪。

然後想起最近愛上、不斷loop播放的一首歌:「玫瑰色的你」。這是一首寫給社運人士的歌,並得到金曲獎最佳作詞。

張懸 - 玫瑰色的你

作曲:張懸 填詞:張懸
編曲:張懸 監製:李壽全 / 張懸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 你將它發生
因你 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天真的人 你手裡沒有魔笛 只有一支破舊的大旗
你像丑兒揮舞它 你不怕髒地玩遊戲
你看起來累壞了但你沒有停 我是那樣愛你
不肯改的你 玫瑰色的你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憂愁的人 你有著多少溫柔才能從不輕言傷心
而你告別所有對幸福的定義
投身萬物中 神的愛恨與空虛 和你一起 只與你一起 玫瑰色的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 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 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讓我日夜地唱吧 我深愛著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一開始是被不安的節奏、深沈的曲調引起注意,然後對歌詞產生好奇,然後震驚,然後流淚。曲調開始澎湃,「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 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 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對這些明知會遍體鱗傷,依然固執為理念獻身社會的孤單的人,是多麽堅定而溫柔的禮物啊。

一直聽一直唱,共鳴之外又再生自己的詮釋共鳴。如果去掉一點不和的地方,比如「大旗」改成「畫筆」「樂器」等世俗認定「不會幸福」的路子,是不是可以給藝術工作者,又繼續傳授藝術的人們呢?

看看塗鴉的這刻。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投身萬物之中,最接近神的領域。

而畫師/導師呵,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suo(小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