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太遠了名青春年華的女孩飲毒身亡,遺書竟是知名死亡之歌「天國太遠了」的歌詞。原以為又是一椿厭世自殺的案件,但在久野刑警鍥而不捨的追查下,竟在四顆鈕扣中找到翻案契機…另一邊,縣內工程弊案的關鍵人物正巧失蹤,慘遭勒殺的屍體在千曲川河床被發現。他們死前似乎都聽過那首「天國太遠了」。是詛咒?是巧合?還是陰謀?而「可疑三角」的另一端,還有銅牆鐵壁般的雙重不在場證明…

常常看到架上有土屋隆夫的作品,可每次都被標題、文學性、「檢察官系列」、「松本清張社會派的關照」等看起來很硬的簡介嚇退。這次終於被四顆鈕扣打動借了回來—我錯了。哪裡硬了,土屋作品根本入口即化地好讀啊!

文字優雅但不生澀。沒有詭奇,沒有神探,從頭到尾非常寫實生動—這樣還可以牽著本格迷讀下去?因為雖然沒有驚天動地某某傳說密室殺人之類,探究真相的路上卻是謎團環環相扣,驚喜不斷。

以此案來說,辦案主角是久野刑警、「大眼爺」佐田刑事部長和他們的好兄弟們。從可疑的自殺、翻案、線索挖掘到相關人士後續發展,層層碰壁、步步摸索,宛如電玩不斷破關,高潮迭起。而且他們都是普通人,也要互相討論或生活中碰巧得到提示才能翻過障礙,讓沒有神探頭腦的讀者們很有參與感,破了一大關時也不禁要隨久野奔跑起來!

但比解謎還動人的,竟然是主人公的日常生活。標題「夫妻喧嘩」就是日文的夫妻吵架。這寫作功力可不得了。來節錄供回味。

一開場的週日,久野的妻子定子就在念著「今天說什麼你也要出席姪女秋子的婚禮」;卻沒想到刑事部長親自登門,指定要帶久野到現場XD
定子臉一歪,快哭了:「這樣一來,親戚家的喜事,你就一次也沒參加了…」(中略)
「笨蛋!妳有空煩惱這些無聊的事,還不如把老公要穿的衣服打點好!」
說著把大衣上快掉的釦子一拔,往定子扔了過去。即使眼淚掉了下來,定子還是唯唯諾諾地拿了針線盒過來。
久野繼續數落:「拜託妳,妳趕快去姊姊家,住個十天、二十天吧!兩年也無所謂,直到妳住膩了再回來。」

於是我為這個妻子心疼。

緊接著上車後,聊著聊著部長說道:「依我看,我們這幫人的老婆,命都好不到哪裡去,沒那個福氣嫁到疼人又聽話的老公。我們追捕犯人的時候往往都太過投入,只要去現場一趟,多少都會感染到那股殺伐之氣,回家累了,就對老婆大小聲,偵查不順時,就罵老婆出氣。刑警的老婆真可謂是社會犯罪的犧牲者啊…」
「部長,您這是有感而發哪。」
「嗯。在這方面,我讓老婆吃了不少苦頭。等到有一天,她終於想開了…啊,刑警的妻子就這麼回事,就雙手一撇,早我一步走了…」

於是我為他們心疼,期待夫妻的和解。
然而辦案挫敗的時候,久野絕望地借酒澆愁,跌跌撞撞地深夜回到自家門口。

他喝醉了,而醉意讓他更添怒氣。他是在對誰生氣?又為了什麼生氣?他看著蒼白沈重的軀殼深處那軟弱無能的自己。
「唉呀,老公。」老婆定子嚇了一跳似地急忙跑上前。「怎麼了?喝得這麼醉。」
「妳這個笨蛋,幹麻要當警察的老婆?」久野趴倒在地。
「老公!」
「妳沒事」幹麻要嫁給警察?妳說,妳說啊!」
「來,快起來吧,聽話。」定子抱起他的身體。
「別管我!」他把她的手推開。
「老公!」定子整個人跌坐在他身上。「拜託你趕快起來嘛。」
久野抓住妻子的頭髮將她的臉拉向自己。兩人的呼吸都亂了。久野嗅著妻子頭髮上的香味。
「定子,妳這個笨蛋,妳沒事幹麻要嫁給警察…」
久野的手無力地垂落在榻榻米上。
不過,定子卻沒有動,她就這樣貼住久野的臉頰。「秋子她啊,嫁給了小學老師。說不定她老公現在也正問她:『妳沒事幹麻嫁給一個教書的呢』…」
久野強忍住哭泣聲。

但我已經忍不住咬牙哭了。

向市立圖書館預約的土屋代表作「危險的童話」已經可以取書了,希望翻譯也能像這本這麼好呢。

創作者介紹

呆夢天空

suo(小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