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職中的刑警本間俊介受到遠親的拜託尋找其下落不明的未婚妻關根彰子。這是一起出於自願的失蹤案件,而且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為什麼彰子要這麼徹底地抹滅自己的存在呢?究竟她有過怎樣的故事?本間追尋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女子,抑或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名字?

很多書單的常客。內容和「火車」一點關係都沒有,大概是抓著著列車疾走失控、彷彿哪一個轉轍器後就要墜崖的印象。深入信用卡氾濫、財務教育和機構卻尚未就位的社會現象;不過讀完還是不知道它高評價的由來orz

宮部小姐的寫實性之高實所罕見,不論是角色塑造或故事推演。

故事中循線訪談的人,幾乎每位個性都躍然紙上,真實地似曾相識,好似周遭就有這一型的朋友。比起安排情節,更像是人物們自主行動,引發一連串的反應。到底是怎樣的人生歷練或功課,可以讓如此年紀的作者灌注生命在各種角色呢?題外話:尤其每次都有讓人不捨的少年,應該是作者偏愛吧,都幫讀者把現在的怪物小孩過濾掉了(笑)

這回四百多頁,全部是一位停職刑警自力/透過關係搜查的故事。看慣了線索直接整理奉上的解謎小說,這寫實的曲折離奇竟也不輸詭計。多方試探僅有的蛛絲馬跡,每條線藕斷絲連;甚至不時在碰壁處,再跑出託人宣傳打聽得到的新鑰匙。原來茫茫人海中要找一個謹慎不留痕跡的人,竟是這麼困難。前面有些漫長、甚至吊書袋處;可想想對搜查者來說,碰壁不啻是好幾倍的摸索和失望嗎。

最絕的是看了四百多頁,當事人千呼萬喚始出來。然後就沒了。沒了。

哇塞,整個欺騙我的感情。既然寫到這樣,不可能是犯懶想休刊吧?佩服妳的果決和勇氣,有妳的!

 

附帶書摘。她的作品總會出現讓人想收藏的文字呢。

*「律師,為什麼會借這麼多錢,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只不過是想要變得更幸福。」

*郁美形容阿保從事自己興趣的幸福:「是啊,你是不斷努力累積得來的。可是努力要有成,也必須要有才能才行啊。不行的人,就算再怎麼喜歡也是不行的。阿保是因為從小就喜歡,熟能生巧,於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你。這難道不是最幸福的事嗎?」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她肯定是張開眼睛在生活著。」

*「所謂名字,是被人承認、呼叫而有存在意義的標記。只要身邊有人理解新城喬子,愛她,無法跟她分離的話,她就絕對不會像丟掉一個爆破的輪胎一樣將「新城喬子」的名字給放棄吧。

因為那個名字帶有愛意。」

創作者介紹

呆夢天空

批克獸/P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